灰犀牛

(金融术语)

编辑 锁定 讨论
灰犀牛是据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米歇尔·渥克的《灰犀牛: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》一书,“黑天鹅”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,而“灰犀牛”则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。
在金融方面,“黑天鹅”一般指那些出乎意料发生的小概率风险事件;“灰犀牛”指那些经常被提示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大概率风险事件;“明斯基时刻”主要指在经过一段时期的经济平稳发展,负债不断提高难以持续,债务风险忽然爆发的资产价值崩溃时刻(拐点)。 [1] 
2017年12月13日,“灰犀牛”入选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“2017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”。 [2] 
中文名
灰犀牛
外文名
grey rhino
提    出
米歇尔·渥克
意    义
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

灰犀牛产生条件

编辑
工程学上有一个定律,在一次重大事故发生之前,已经有超过99次的小事故发生过了。但由于人们忽视小事故给出的信号、预兆、警示,或者即使看到危险信号也未积极采取行动阻止危机,而等到灾难真正降临时,才惊觉无处可躲、无计可施。这种由人们习以为常、不加防范的小风险引发的大事故就是“灰犀牛”事件。
非洲草原上的灰犀牛,体形庞大、行动迟缓,远远看着似乎并没有威胁,而当它一旦被触怒、向你奔袭而来时,能够逃脱的几率微乎其微。“灰犀牛”事件不是随机突发的事件,而是在出现一系列警示信号和危险迹象之后,如果不加处置就会出现的大概率事件。一般来说,它有三个特征:一是可预见性;二是发生概率高,具有一定确定性;三是波及范围广、破坏力强。很多从表象上看是让人猝不及防的偶发事件,如果顺着事件的导火索仔细分析就会发现,其实是众多小因素集聚的必然结果。 [3] 

灰犀牛中国问题

编辑
中国当前最大的三个“灰犀牛”分别是房地产泡沫、“货币贬值、资本外流”带来的风险动荡以及银行不良资产增加。 [4] 
总体看,我国金融形势是好的,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,既要防止“黑天鹅”事件发生,也要防止“灰犀牛”风险发生。
中国正处应对“灰犀牛”风险五个阶段中的风险诊断阶段。中国金融领域的“灰犀牛”隐患主要有房地产市场泡沫、企业债务、资本市场异动、影子银行和新金融产品。2016年末,我国宏观杠杆率为247%,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%,高于国际警戒线。我国近十年来债务和杠杆率较快增长,要高度警惕“明斯基时刻”。
一是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。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,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,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。2015年年中的股市异动,以及一些城市出现房地产价格泡沫化,就与加杠杆行为直接相关。
二是微观层面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。近年来,不良贷款有所上升,侵蚀银行业资本金和风险抵御能力。债券市场信用违约事件明显增加,债券发行量有所下降。
三是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的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。一些金融机构和企业利用监管空白或缺陷“打擦边球”,套利行为严重。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金融为名,行庞氏骗局之实等。 [1] 

灰犀牛历史教训

编辑
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
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(为本不该获按揭贷款的客户提供贷款)是典型的‘灰犀牛’事件。当时大家知道“次债”有风险,却并未足够重视。因为投资回报高,“次债”相当一段时期内受到投资者的追捧,表现稳定。2007年房价开始回落,“次债”市场风险爆发,风险被迅速传导到其它市场,最终酿成了史无前例的全球性金融危机。
对老百姓来讲,“黑天鹅”很难防范,“灰犀牛”相对容易采取应对措施。资产市场的规律是涨久必跌、跌久必涨,防范“黑天鹅”和“灰犀牛”的最好方法是保持风险意识,不把所有资产集中在一个篮子里。当一个资产的风险上升,可考虑适度调减投资比例。但防风险最难的是把握时间点,例如房价的拐点,非常难判断。
投资理财避开可能引发“灰犀牛”事件的领域。如房子投资属性已经开始下降,未来可能需要降低房地产在家庭资产中的比重;再如,警惕打着“互联网金融”、“金融科技”旗号进行非法集资、诈骗、传销的平台。 [1] 
1986年美国“挑战者”号航天飞机爆炸
1986年,美国“挑战者”号航天飞机爆炸,这是人类航天史上的一次重大灾难。据事后调查,灾难的主要原因与航天飞机上的O型密封圈有关。这种密封圈存在一个缺陷,即在低温环境下密封性会变差,导致危险气体漏出,从而威胁整个航天飞机的安全。“挑战者”号发射之前,有几个工程师已经发现这个问题并提出警告,可是美国宇航局忽视了这些警告,仍然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强行发射,结果酿成机毁人亡的惨剧。“挑战者”号灾难事故发生的原因令人深思,它提醒我们既要高度警惕“黑天鹅”事件,也要防范“灰犀牛”事件

灰犀牛防范措施

编辑
“灰犀牛”能横冲直撞,造成巨大破坏,根源在于人们对危机前征兆的忽视。从主观上说,是因为心存侥幸、麻痹大意,急功近利、不顾长远,认为“灰犀牛”还远,即使跑过来也不一定能撞到自己。这造成人们认知上的偏差,对风险出现误判。从客观上说,体制机制的惯性、管理结构的盲点、决策程序的低效等也会拖延人们行动的脚步,从而贻误处理和控制风险的最佳时机。
防范“灰犀牛”事件,前提是正视“灰犀牛”的存在。只有端起望远镜看到“灰犀牛”,才能谋划有效的应对之策。因而,增强风险意识、坚持问题导向至关重要。我们要居安思危、备豫不虞,高度警惕成功背后的隐忧、平静之下的暗流,科学预见形势发展走向,采取果断有效的行动筑起“防火墙”,将“灰犀牛”隔离在特定区域,铲除危机的根源。 [3] 
对“黑天鹅”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高度的敏感性,加强跟踪监测分析,加强预警预测,及时发现一些经济运行中的趋势性和苗头性问题,未雨绸缪,制定好预案,防患于未然,不打无准备之仗。
对存在的‘灰犀牛’风险隐患,如影子银行、房地产泡沫、国有企业高杠杆、地方债务、违法违规集资等问题,要摸清情况,区分轻重缓急和影响程度,突出重点,采取有效措施,妥善加以解决。
应对“灰犀牛”时往往不是视而不见,而是采取一种小心翼翼、更加融合的方式加以解决,让“灰犀牛”离我们远点。“要跟时间赛跑”,并不是直接去干预这只“灰犀牛”,而是另辟一个新战场,创造新的创新性行业,形成新的增长点。
面对经济金融领域的“灰犀牛”风险,必须要解决内在的生存问题,资金应该投向哪里,如何帮助实体经济发展,但如果政府无法打造一个强有力政策环境的话,这一切也是做不到的。
债务水平是衡量“明斯基时刻”是否即将到来的重要经济指标,要关注债务结构上的不平衡问题。 [1] 
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上述读书会上表示,应对“灰犀牛”时往往不是视而不见,而是采取一种小心翼翼、更加融合的方式加以解决,让“灰犀牛”离我们远点。“要跟时间赛跑”,并不是直接去干预这只“灰犀牛”,而是另辟一个新战场,创造新的创新性行业,形成新的增长点。 [5] 
米歇尔·渥克表示,面对经济金融领域的“灰犀牛”风险,必须要解决内在的生存问题,资金应该投向哪里,如何帮助实体经济发展,“但如果政府无法打造一个强有力政策环境的话,这一切也是做不到的。”
董希淼认为, 债务水平是衡量“明斯基时刻”是否即将到来的重要经济指标,要关注债务结构上的不平衡问题。 [5] 

灰犀牛社会影响

编辑
黑天鹅和灰犀牛同为会造成金融系统崩溃的重大问题,“黑天鹅”突如其来,而“灰犀牛”则“厚积薄发”。 [4] 
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化